la mort maquille les feuilles pour leur noces avec le givre

2016/08/10 12:06



你們


不會知道吧





我能 厭惡她 乎略她

讓她與我永遠間隔



她有她的世界 

我有我的




我能很好

我告訴我自己

我可以很好



只要沒有人

在我耳邊

提起她






就像被

永遠禁止觸碰的箱子

只要沒有人主動打開它

就不會有人發現

裡面的屍體




每天

日復一日地

我這樣麻痺自己








只是那陣

另人作噁的腐屍味

不知情的溢出了


無法忽視



眾人開始好奇 裡面裝了什麼




是什麼

打開吧




他們撥開我的手指

掀開了那個

永遠被禁忌的箱子






原來 你殺了人呀

我沒有



這是屍體呀





他們踐踏我的身體

曲折我

啃食我

撕裂我

我不知道

那些在我臉上的

是水還是血呢

只是覺得

好痛






你們知道嗎


我只是看著

她爬進裡面

緩緩地 像一隻貓一樣

在空氣裡 留下 

氣味拖曳的痕跡

塵埃

在光線下

遷出晃盪過的聲音



我只是看著

沒有出聲

我只是看著

看著

她在裡面

慢慢地窒息

時間掐住了她的脖子

使她

吐出像氣泡的屑末


在空氣中

紛飛






我只是看著


你們知道嗎

我只是看著

我以為 她會在感覺到死亡之前自己出來

我的聲音在靜默中漸漸剝落



我只是看著










你們知道嗎

她沒有出來


她感覺不到嗎


死亡




你們能感覺得到嗎


死亡



你們能嗎














我盯著

她在箱子裡

的那張臉

好久






我不知道

怎麼了嗎



她死了



永遠死了




不會再呼吸了







你們

知道嗎






其實我什麼也沒想


我不知道

應該想些什麼



我應該

想些什麼嗎



你們能告訴我嗎








我只是

看著

她的臉

好久

好久


我只是看著






你們

知道嗎










我起身

把箱子 蓋上

輕輕地

木屑的紋路

在我的手掌中
 

留下

切割過的痕跡








你們

知道嗎









我應該

開心的




我應該要像 解脫一般



望著那混濁的 白天與黑夜



笑著



像瘋了一樣















但為什麼





我會哭呢









而你們



不會知道的吧











Les Mots dans la bouteille de vin

2016/08/05 14:07


 好像已經習慣了

被留下來的感覺

讓鬱藍的墨痕在腦中流竄

陽光灑在眼底 像在嘲笑著我

好刺眼




我好討厭被留下來的感覺



你知道嗎




你不知道吧。








比方說

睜開眼睛時 靜靜地躺在床上


聽著空氣在房間裡結凍的變化聲




沒有人醒著 沒有人呼吸著


沒有人在那裡 沒有人在這裡





好像

沒有人在我的世界裡活著






強迫自己起身

穿過那些像蕨葉般吸附所有人聲氣息的毛毯

蹬蹬蹬地下樓



沒有人 你不在那裡


沒有人 你還是不在那裡


沒有人 你總是不在那裡




於是

我習慣了

這個房子裡

你總是不在那裡的樣子





就像習慣了

這個國家掉落在眼底的

那些陽光



總是那麼地

不經折疊







Pasadena, californie en Juillt 2016

2016/08/02 08:33
 IMG_1198.jpg


沿著紅色的邊界一直走

陽光狠狠灑落
啃咬著地面上悵惘的人


像是想故意迷路一樣
任憑雙腳隨意地走著
不想去分辨
也不想去記得
那些曾經走過的路



若是就這麼走著

會不會 就找到自己呢



一路上 思緒無法運作
陽光將他們晒成一個個果乾

然後廉價地販賣


那些
因鬱藍而潮濕的思緒在耳旁呢喃
嘶嘶作響 擾人的清脆聲

潮濕的水墨 靜靜奔竄



森林問
這個人是誰呢

嘿 是我吧



森林悄悄問

那個人是誰呢

我想 那不是我吧





Juillet 2016 l'été





想 與 不想

2014/06/10 22:18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

租 約

2014/06/10 22:15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